《非诚勿扰》

    从性格上王磊和我有很多相近。这期节目里,我完全可以把他想成自己,他们表现就像我自己在现场一样,当然以王磊的老练,他们的表现要比我成熟很多,这是第一次电视节目有这种感觉。性格上王磊表现的比较真实,可能年过30的原因,而我外表还有些阳光的东西,在内心还是有着和王磊一样的真实。

    喜欢摇滚,可能是一些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满足的人的一种表现,这点上我们有着相同之处。当王磊表述自己人生经验最错误的一点时,当回答主持人批评用互联网精神表述自己观点时,当他选择提问女嘉宾的题目时,当赞同袁媛表述对自己的看法时,当节目结束后王磊说出这是我人生做的最出格的一件事时,我都感觉王磊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或许是从事IT、娱乐工作的,都会有比较独特的经历和逻辑思维,我们很多时候活的比较虚幻。

    我很喜欢节目中的王磊。至于他和谢典谷的结合,我觉得太过草摔了,因为在节目中谢典谷的表现太过“活跃”,与王磊的成熟不搭调。之后从王磊的博客中了解到了真实情况,在这篇博客里又与他有着同样的看法、观点。最下面为王磊博客的转载。

    另外,我觉得江苏卫视娱乐节目的能看度严重超过了湖南卫视,尤其是《非诚勿扰》,目前来说个人得觉这节目还算过的去,任何时候相亲这事都会比较新鲜,所以老少皆宜,我特别喜欢节目里某些时候的乐嘉,喜欢好男能以独特逻辑扮坏。受《非诚勿扰》的影响,我也做了一件自己认为人生中最出格的事儿,在佳缘网注册了会员,高调公布一下:http://www.jiayuan.com/28220947,做网络的也感受一下网络里的新鲜事物!

=========================================================================
    两年前一个人去电影院看冯小刚那部著名的电影《非诚勿扰》,看里面葛优征婚,只是觉得有意思,竟然连推销墓地的都出现在应征者中,当时心想,征婚和相亲这事儿真可怕。却没想到,有一天,我竟然也会出现在了交友节目现场。昨晚,我确实真的出现在了江苏卫视交友节目《非诚勿扰》的现场。

      这就像是一场梦。就像我在节目结束前说的,这大概是我活这么大做得最出格的事情之一了。我要特别谢谢我网易娱乐的同事张莉莉,是她出于好心帮我报名去参加这个节目。不管去录节目之前我经历了怎样的抗拒和挣扎,最终,我还是出现在了节目现场。这其中辗转曲折的心路历程,或许也只有我自己能懂。

      很多朋友和同事以及认识我的人看到了这个节目,从昨晚我出场开始,一直到夜里两点多,我的手机短信和电话就没停过。我也去看了百度贴吧、9911微博、新浪微博,我看到大家说什么的都有,我想说的是,无论你们信与不信,无论你们喜欢还是不喜欢,无论批评或者表扬,我照单全收。

      从昨晚到今天,我接到很多想要采访我的媒体朋友打来的电话,我都谢绝了,只接受了其中两家媒体的采访。一是成都的《成都晚报》专访,一是上海的《新闻晚报》简短采访。而如果其他媒体写什么,我不敢保证那里面的内容真的是我说的。关于为什么上这个节目,我在节目里已经说了那三个原因,在此就不再赘述。有人提到最多的几个问题,我倒是乐于正面回答一下:

      第一、我在节目里所说的都是真的。我看到有人在百度贴吧里说我是在作秀,没关系,你有表达你观点的权利,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我没有必要拿我供职公司的品牌和家人的健康开玩笑作秀。

      第二、我不是为了出名和炒作。我从事媒体工作已有十多年,期间还做过很多艺人的经纪人和幕后操盘手,我深谙如何炒作的方式方法,如果我真的想出名,我在至少五年以前就已经比现在出名很多很多很多。

      第三、我已经开始感受到了人言可畏。这几年来,我都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是笑贫不笑娼的时代,是道德标准沦丧的时代,是价值体系崩溃的时代。我们从不恐惧虚伪,因为我们对虚伪早已习惯并且默然接受;但我们却已经恐惧真诚,因为我们都已经冷漠麻木到不愿意去相信这世界还有真诚。我只想说,我只是带着真诚而去江苏卫视《非诚勿扰》,我只期望能够遇到一份纯真而又不含杂质的爱情,就是这么简单。

      昨晚印象很深的是三位很特别的朋友发来的短信,一位是奥运跳水冠军胡佳给我发短信让我加油。老实说我一直没弄明白胡佳到底是跳水还是跳台奥运冠军,为了写这篇博文,我特意搜了一下,才知道是跳水。我跟胡佳说了很多次我记不住他到底是跳台还是跳水,他都不介意,不知怎么地,我们就这样稀里糊涂成了挺谈得来的朋友。另一位是曾经唱过《丁香花》的歌手唐磊,其实我们从没见过面,我们只是偶尔通过手机和QQ联系的朋友,他看了节目给我打电话说,他被感动得要死,说他差点哭了,说他要为我写一首歌。我跟他说,我们的这个时代和圈子,真的实在是太缺少真诚了。还有一位,就是我的挚友、深圳电台飞扬971《鹏程歌飞扬》的主持人刘洋,他是我们“单反团”的团长,他说他太太是哭着看完节目的,他跟我说了无数次,他被感动得要命。我跟他说,我们是那么要好的朋友,可是有很多时候,当着他们的面,我却很难说出自己的心事。就像他们知道我曾经在耶路撒冷的哭墙真的哭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但,这,并不重要,有些知己,已经足够。

      还有好心者或者好事者问我跟谢典谷的发展如何,在此也一并说一下。我参加的昨晚那期《非诚勿扰》,是二月底在南京录制的。在昨天播出之前两周,我曾经去上海出差,跟她短暂吃过一顿饭。在这里我要说一下,因为我的会议时间被临时调整了三次,所以我跟谢典谷吃饭的时间也随着变了三次,谢谢她有耐心可以顺应这样的变化。昨晚节目结束后,我们也是互相打电话祝福。我在北京,她在上海,从二月底去南京之后,我这一个月来每星期都出差,并且我的出差行程一直排到了四月中旬,继续我“空中飞人”式的生活,所以我们的联系也比较少。至于未来,谁知道呢?我想还是顺其自然吧。

      记得刚刚过去的周末,我的同事、外界号称“网易第一美女”的主持人晓艾来北京出差,我们在南锣鼓巷和同事朋友一起喝东西,晓艾也是酒入愁肠,她说:“我不开心,我不就是想拍拖吗!为什么我却这么不顺利!”当她手中的酒杯被摔碎的那一刻,我也和她有同样的感受。因为,我也想谈一场靠谱的恋爱,也想让自己活得不要那么累。

      另外,我昨晚在《非诚勿扰》节目里所提及的三部影片《情书》、《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假如爱有天意》,我都曾经写过影评,但一时却在网上只搜到了一篇。等我有时间,我会把三篇都贴在博客里,也免得有些关心的朋友再去费力找了。

      最后,感谢那些支持和表扬我的人,你们的很多留言,我都看到了。也谢谢那些批评和嘲讽我的人,你们所说的有建设性的意见,我都会吸取,并且努力让自己去改进。

      愿我们每个人都过得平安喜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Verify Code   If you cannot see the CheckCode image,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