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日

       今天是个很普通的日子,但可能很多普通的人在这个日子里做了很多不普通的事。对于我来说今天是很普通,而且也没做出什么了不起的事,可是却值得我去铭记,值得我去回忆,因为我一个多月前做的梦成真了。
       有时候很想把自己从记事以来能想起的事全部记录下来,作为一个小人物,或者都称不上是人物的人,体验一下自己的人生,发些感概也是种不错的体验。可是想来想去,这件事还是不敢去做,因为每一个能让我铭记的事都相对要消极一点,消极的堆积可能会是崩溃。回想,自己就像在平面上一个人在地平线上前行,行进中体验到了人生能体验到的最珍贵的东西,那就是苦;我自己自足,没有那太多人帮助,但若别人需要帮助,我会豪不吝啬的付出,一路向前,不公没有收获,不知不觉中连自己本来拥有的东西也丢了,而不能自足的,永远也得不到,哪怕你最想珍惜的东西。丢的太多了反而会“沉重”的提不起头来,所以我以自己自足的方式去武装自己,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做到极限。有时这样做却成了件坏事,把自己武装的太过华丽,可能会被人误解,殊不知这些“武装”都是微不足道的,都是在弥补自己的损失,结果对自己反而不利。
       工作对我来说可能是获得自信的唯一途径,或说是技术,投入到其中时可以达到望掉一切的境界。反过来从其它方面想,又觉得自己真的可以去死了,在人群中没有任何的优势。前些天回顾了黑客帝国,不是我多有内涵,只是想体验末世人们的激情。而且我多么的希望电脑是真的,我明白了自己活在别人的安排之中,可以更清楚应该干些什么,如何去改变世界,再去改变想改变的一切。在真实的世界里太多自卑和无奈,又束手无策,活着那么不真实。可事件又是如何的有趣,之前的一场梦成真了,我也不敢相信,甚至无法接受,这个梦是场错过,还没有做好准备会就已经错过了,也很希望这不是最终的结果,但又束手无策,我无奈了。
       我得去寻找更多生活的价值,为了什么,为什么谁,如何争取,如何不再失去,如何解开心中的结。
       另外我从《黑客帝国》中体会到了自认为至高无上的品质--身体是表达爱的最高型式,而不是发泄的途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Verify Code   If you cannot see the CheckCode image,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