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宽带通即北京电信通劫持用户上网请求强行推送广告威胁用户虚拟财产安全

最近北京电信通,非法劫持用户的上网请求,反回给用户无关的广告页面,并通过iframe 嵌入用户所请求的网站,以此强行向用户推送广告,并试图隐藏这一肮脏行径。上网请求被劫持意味着,用户cookie也被劫持,电信通便可以通过劫持的用户 cookie伪装成用户身份用于非法用途,同时可能会导致用户网络虚拟财产受到非法侵害。

其它受害者例子:

宽带网络运营商劫持网站的技术分析
发了2篇文章,所有网站都被劫持了,跪求高手,实在没办法了
是哪个王八蛋在劫持我的域名及网站
网站被电信运营商加了广告代码
北京宽带通强行插入广告
流氓电信宽带通过劫持偷偷投放广告![请大家维护自己的权益]
无耻的上海宽带通,弹广告没这么变态的
建议回龙观网站去掉宽带通的广告
宽带通嵌入广告,去你妹
电信通你这个垃圾
如何防止网站被电信运营劫持弹广告
浏览器自动下载qqpcleakscan,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我用的是linux系统,请求被劫持后,返回的页面在firefox下是乱码,而在windows下是正常的,而且不是每次被劫持都弹广告,所以以下视频未能看到真正的弹窗,但是可以看出劫持用户请求的行为已成事实。如若您也是因为权益受到侵害看到此贴,请联系我留下您的证据,我们一起维权。

这里只贴出一张其他受害者的截图,图后是视频:

65cf7298jw1e0iz24bt21j

Continue reading

再回首

2011年已经过去,农历兔年马上要结束了,提前回了家,也就提前参与进了和家人一起准备年货、打扫卫生的辞旧迎新的进程中,但似乎又夹杂了点不平静,因此又激起了对过去一年的回忆。

去年一篇博文中,承诺送上一首自弹自唱的《麦田上的乌鸦》,可悲的是我是个想的多做的少的人,当然这里还有个小插曲。去年为了准备年会节目《麦田上的乌鸦》,买了我人生中第一把吉他。可惜多年来技术一点没有提高,年会上表演并不尽如我意,而且是按照领导们的意思删减过的版本,因此才萌生了完整录一遍这首歌的想法。可为何又没有付诸实施,这里的还有个可悲的转折。我背的吉他回家,坐着火车吃着火锅,出了北京城,还没到家,被我一个姐姐给劫在了石家庄,要我去帮他做些并不那么重要的事。完工后正要回家,又被我爸劫在了县城参加一个老乡儿子的婚礼,就在婚礼上吃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又一个许久不见的亲戚热情的非要我认识一下他的儿子,事实是我们早就认识,就在他儿子进来我起身申手握他儿子手时,吉他被碰到了,当时只觉得倒在地上的声音有点大,殊不知惨剧已经发生,直到回到家想给家人秀一下新吉他时,发现琴弦全是松的,之后我全身的汗毛都直起来了——琴头折了。一顺间觉得这年过的太心碎了,经过些许时间接受这个现实之后,就开始寻找修复的办法,好在我姑姑家是做家具的,常和木材打交道,费尽周折才得以修复,损坏的位置不影响音质,可心情已经完全被破坏了,因此录歌这事搁浅。为了弥补我的失言,只好在今年这个时间,把去年年会上的那段视频放出来,和大家一块乐一乐吧(我也是今年年会后才刚刚拿到这段视频)。说句实话,穿着很土,唱的差点意思,哈哈欢迎拍砖。

此刻,在寻找正文入手点的过程中,比较有意思的是闪现在我脑海中最多的一个词是馒头,想知道为什么吗?那就看下去吧! Continue reading

若无必要,勿增实体

标题是奥卡姆剃刀定律核心原理,奥卡姆剃刀将会是未来一定时期内影响我至深的一则定律,因为“如果你不能改变旧有的思维方式,你也就不能改变自己当前的生活状况。”,特此转载。

简述

奥卡姆剃刀定律(Occam’s Razor, Ockham’sRazor)又称“奥康的剃刀”。奥卡姆剃刀定律,是由14世纪逻辑学家、圣方济各会修士奥卡姆的威廉(William ofOccam,约1285年至1349年)提出。这个原理称为“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即“简单有效原理”。(奥卡姆(Ockham)在英格兰的萨里 郡,那是他出生的地方。他在《箴言书注》2卷15题说“切勿浪费较多东西去做用较少的东西同样可以做好的事情。”

原理内容

这个原理称为“如无必要,勿增实体”(Entities should not be multiplied unnecessarily)。有时为了显示其权威性,人们也使用它原始的拉丁文形式:

Pluralitas non est ponenda sine necessitate.

Frustra fit per plura quod potest fieri per pauciora.

Entia non sunt multiplicanda praeter necessitatem.

Continue reading

麦田上的乌鸦

2010.11.1 小试《麦田上的乌鸦》片段(本文最后)
====================================================================
       我已经回到了北方,现在已经在北京工作,经过了历时两月的奋战找到一份可以凑合的工作。转战了大江南北,最后还是回了北方。体验过了南方的风土人情,与北方相比,我更喜欢南方一点,福建有不错的气候,不错的城市,似乎都略胜于北方。上海--古老的城市没有什么可说的,走到哪个脚落都给人大气的感觉。虽然在这片国土上没有属于自己寸土寸金,但看看别人创造的繁荣也是种享受,只是夹杂了点凄凉。在大城市里更多的想法是,走的累了就得歇歇,歇的时候还得退到人群的后边,城市里人的很多活动不太能给自己带来轻松,自己的方式更多的可以发现被掩盖的“真实”,我可以对他愤怒,对他赞美。我也很庆幸我还可以分得清美丑善恶,而且我还可以对这四种事物有着不同的情感表现。同时我也明白过来,在这世界上除了父母对自己的关心是发自内心的,其它人的都带有一定的目的性。大脑的思维在胡想的时候也是跳的最快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想到了我姥姥,说句实话,很多时候晚辈对长辈的感情远没有长辈对晚辈的,这不意味着我不孝顺,他老人的衣食住行我很关心,她毕竟和我有她割不断的血缘关系,而且到他晚年我越是关心心里越不是滋味,因为只有她自己一人的时候她会觉得自己是个什么都没有的人,当着自己晚辈的时候总表现的什么都有一样。当他脑子糊涂到了一定程度,已经不足以控制自己感情的时候,情感就开始爆发了,其中一次我就在场。我听到了老人家憋了一辈子的苦水,而且我还感觉到他觉得我长大了可以为他出口气了,像种求助的信号,可我也无能为力,我也哽咽了。当我再次把这事儿说给我母亲的时候,我再次哽咽了,可我妈却表现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看得出这副无所谓的样子也有复杂的感情在里面,那毕竟是自己的亲妈。这是我们上两辈的人了,也是老革命了,现在更多的人和我姥姥一样,什么都没有,但让你觉得似乎什么都有,意义却已经完全不同了。看着这些真实的虚伪,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要有什么触动,这都是以假乱真,可有时这又是人的精神食粮,不可缺少的,矛盾中慢慢也就有了自己寻找真实和满足的方式。也午是因为我身上可能还保持着很多80年代人们的行为影子,如今越来越有种不详的预感,连我寻求真实的权力都在葬失,我也担心我会有与自己长辈同样的命运,哎也不知是谁学坏了。有句土话: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我一直觉得这句在理,今天看来 这是在怪我爸。我们哪辈人的东西是自己创造的呢,这应该都是上帝赋予每代人的,自己得到了什么拥有了什么知足就可以了,你不能去怪造物主吧,他那里肯定有本公平帐,等上帝大人月底结帐发现有人搞了小动作,投机取巧,把帐搞不平了,小心上帝从你身上找回来。

      在上海打拼的时候,大概就是去年的这个时间,在上海大宁国际音乐季上听到了两位陌生音乐人的作品,当时就被吸引了,结束后在网上找到两们音乐人的所有作品,但因为工作忙一直没有时间去听,来到北京可以缓口气的时候,翻出来发现里面有自己找寻的真实,真是被吸引住了。其中一位是钟立风,给这个时代带来了不一样的音乐,他确是个有诗情画意的人,而且表现在了音乐里面,让其他人也那么易于理解。他有首歌叫《麦田上的乌鸦》,这应该是借用了凡高一幅画的名字,凡高也算是个离奇人物了,人生最后还留给了人们一个悬念:“The sadness will last forever”。我没有那么高的鉴赏水平,不知道两位作者的同名作品有什么深入的寓意,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个作品绝对是经典。你可以化身其中任何一个角色去体会其中的美妙。先来放松一下,看着艺术画来听听音乐吧: Continue reading

2009.12.19 台湾地震 福州有感

      去年四川地震时我就没觉出来,当时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当天还有个个体户来要帐的,闹的死去活来的,把一家人都搬来不给钱不走。突然就发现大家一个个都往外跑,公司有的部门比较忙,他们工作向来都是小跑着来做,我也已经习惯了。
      这时公司某部门某导领和讨债的一块来我屋,要纸和笔,我就随口一问:“大家跑什么啊?”,领导说地震了,我没反映过来还以为在开玩笑,后来领导和那人一块也下去了,我随后问了一句:我还出去吗?领导没搭理我。我的求生意识告诉我一定要出去,于是我放下手中的工作出去找了块空地……

      呵呵,现在想来那时的反映挺诡异的。昨天晚上9点多台湾地震了,应该是6.7级。当时正在和远在北京的老兄聊天呢,就觉得桌子跟我的身子在激烈斗争,身体摇晃的历害。酒店的晚上异动异响比较多,有时还会被吵醒,我还以为是哪位壮汉如此不珍惜弱女子的身体,使得异动如些厉害,这个念头瞬间在脑中闪过,随着异动越来越厉害才怀疑是地震了:”我这边地震了,我得先出去!“于是在门口站了一会摇晃的感觉小了,感紧往下跑。楼道里过来一位”妇女“迎面往上跑,我很差异,又一度怀疑真是”壮汉“干的!我继续往下跑,到了大厅,一点地震的气份没有。随便问了一下别人才知道果然地震了。大家的镇定很认我吃惊,然后回来房间go on ……
      到10点左右台湾地震新闻出来了,光看了看台湾地震的数据就挺恐怖的:

·2009.12.19 花莲发生6.7级地震
·2009.12.15 宜兰南澳发生4.1级地震
·2009.12.13 花莲发生4.7级地震
·2009.11.23 宜兰地区发生4.9级地震
·2009.11.05 南投发生5.9级地震
·2009.10.22 嘉义发生里氏4.6级地震
·2009.07.14 花莲 6.7级地震

      这还真有点《2012》的感觉,要是昨天晚上正在回味《2012》,那才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很好的机会被错过了。
      抽时间要再回味一遍。如果没有地震也希望能有壮汉配合一下。
      这些年的灾难都没牵扯到石家庄,石家庄算是个比较幸运的地方,不过今年的雪灾石家庄没有幸免,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不是灾难,而是惊喜。比起雨来大家可能更喜欢雪,况且又这么大,没有亲身体验真是可惜了。
      这年头面对灾难有什么好说的,活着就好!

推荐:郑渊洁:我经历过2012

呻吟一下

        哎!
        哎!
        想表达一下近来的心情,无从下手,翻出郑智化的歌听了听,太正点了,之前记得写过一篇文章,想给没听过化哥歌的人推荐一下。现在再听又有新的韵味,简直就是给我写的啊(你也可能会有这感觉的),那就粘些歌词来抒情吧!

钱越来越少
就越来越怕
社会越来越进步
人就越来越复杂
我的心越来越寒冷
找不到一点点温存

Continue reading

重新开博

      重新开博,很长时间找不到网站空间,似乎是我搬哪哪就被封,让我很不爽,后来发现,我就不能爽,我爽了就有人不爽,而且我必需得让他爽,否则我就会更不爽。我已经把一些文章屏蔽掉了,不是因为文章内容低俗或违法,只是绝的应该配合网监部门的互联网净化计划,我就自杀给“猴”看了。
      如今我只希望继续我建博初期的宗旨,尽一点微薄之力,或是推销自己,记录总结学习成果,记录生活,记录过去,目的够明确吧。

老长时间不出现,先公布一下现状:

      我还活着,活的还好,心绪复杂,开博“宣泄”。经过去年面试100%的失败率之后,决定退隐农村底层之时,有了个落脚之处,现生活可以自理,对外没有债务关系,对内欠我爸一笔,这是承诺过的,所以这笔一定要还上,要不就不是我性格了。挣钱不是目的,我对钱没太大兴趣,我也不计较钱多少,但发现老有人跟我计较钱,让我不得不计较,所以我的观点有所改变,但我的 “钱不求多,但求想花时得有”的宗旨是不会变的,有人批评过这个是婚前、年少时猖狂的想法,我跟这些人的解释就是求同存异。我要因为外界因素完全改变的话我就不是我了,我承认我的思路、想法有逻辑,但有些有时候不现实,现实只是一种状态,是可以过度过去的,所以我还要保全完整、完美、独一无二的我,让世人可以准确定位到我。我也有缺点,或称之为弱点,但只要我觉得合理,就坚持不渝,变了就不是我了,不是我了我的存在就没意义了。我了解我所有的缺点,确切来说在别人看来是缺点,在我看来这是我独一无二的标志,但如若有人利用我的这些“弱点”达到他的目的,我的敏感会通知我,要疏远这种人,如果激怒了我,我也是人,我就会用人的本性来对付你,对付不了的就朵,本人概不奉陪。但这不影响我的人品,我的CIS定位。在我的情绪的每个阶段,都有异常处理的机制,也是为了把事情完美解决设立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