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元的档案理管费应不应该收

     学生已经成了学校的赚钱机器,所以扩招也就异味着暴利,以前提过交钱真接拿证的事,现在似乎有所改观,但还是换汤不换药,现在交的钱后还要考一下,有考必过,面上似乎认人一喜,骨子里的黑暗依然未变。
     马上就可以找工作了,除了学费住宿费,这次认交的600块大元,不知道是不是对我们的最后一次剥削,这600元里包括的费用我是记不住,就知道有个档案管理费,因为前些日子我哥刚刚从人才市场把档案拿回来,交了800多大元呢。价格应是人才市场和物价局商议后定出的,但就在发出交钱通知的当天晚上,看到了河北卫视的《今晚报道》中提到这事(文章下方有视频),人才市场收档案管理费早已经被两月前前发的58号文件叫停了,这更为他们在我心中丑陋的形象加了点血迹!再者以前档案管理费都是由人才市场向毕业生真接收取,为什么现要过学校的手,他们几几开我就不关心了。
     “一切为了学生,为了学生的一切,为了一切学生”,这是前些天新生报道时某个横幅上写的,不得不承认学校确实在为学生办事,是不是每件事办利索了、干净了就会问心有愧,非要掺和上参杂质稀释一下,这个什么时候该叫停呢! Continue reading

成龙&周笔畅-北京2008残奥会倒计时晚会

     今天无意间将电视频道调致CCTV1,北京2008残奥会倒计时晚会刚刚开始,央视的晚会不得不看,看了就要看出点名堂来,看不出名堂就算白看,白看真不如不看。

     韩寒已经封杀了央视,“自古”除了陈佩斯和郭德刚,还真没有人如此虐待过央视了,韩寒是第三人。央视是有点霸道,似乎从央视出来的人都是咄咄逼人,于是央视便成了一些人追捧的对像。今日2008残奥会倒计时晚会上,我看出了门名堂,可以看出这场晚会的导演和我一样很不喜欢周笔畅。

     当时心存好奇,因为我一直以来分不清周笔畅和李宇春,人和名对不上号,今天正想整个明白,可是导演就是不给个正脸的镜头,好不容易有了一个,也是远距离的,都不足以看出是男是女(本来性别上就有缺陷),镜头一直在他们身后一群玩轮滑的小孩身上晃来晃去,有时候一个镜头一个人,足以填演屏幕(还好我不是宽屏),直到最后,我的远大理想落空,白白意淫一场。

     而成龙大哥就不一样了,上来就是特写,又是特写,再来个特写,还是特写,接着又特写,一张脸撑着整个荧屏,只想感叹成龙大哥已老矣!可惜可惜啊!看到成龙,我从我的包里拿出前些天刚刚花48大元买的“霸王”,口中念着每天洗完头后的必修台词:“霸王就是乌黑浓密!”,博得同学们一笑。想来这洗发产品可能不是会伪劣产品,虽然现在还没用出什么效果,便可下此定论(别被我忽悠了),因为央视如此给成龙大哥面子,不像德刚当年,被央视一枪击毙。

     说到此又让我想起前些天去电影院看电影,被迫无奈看了周XX的《不能说的秘密》,不到半小时,我们几个人全出来了,决定要好好活下去。那点钱被他娘的给黑了,还给他换去了几张虚无意义的票房,希望央哥哥们给我出口气啊!

是不是如我所说,看了视频就知道了! Continue reading

我也玩一把beryl(演示)

ubuntu的人性化使其占据了linux大部分桌面市场,又因为ubuntu很多人抛弃了windows。如今linux形势大好,给windows制造了极度的恐慌。vista的Aero不过如此,人人皆知,linux的3D桌面,更是让人眼花缭乱,大量演示视频充斥着互连网,令天我也来演示一把。
第一次用linux下的录像软件,参数没调好,播放速度有点快,将就一下吧。

[cc]flash/player.swf?videoID=21391_581923&autoStart=false&share=true[/cc]